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時間把我丟了,它匆匆而過,我把時間丟了,已找不到繁華的入口。 呼嘯的北風夾雜著飛舞的雪花,侵染了一地的灰蒙,腳下的冰凌踩的吱吱作響,路旁樹幹上的殘葉,也被落雪壓的扭曲,蕭瑟冰封了原本靈動的圖畫,瀰漫著死寂般的空靈。 冬天,就這樣來了。 雪之祭,繾綣出落寞的悲哀,目送著漸漸走遠的蔥翠,多想去尋覓,那一瓣遺落的馨香。 一陣的抽搐,失語的音色,又怎樣來凝練出交集的癡戀與過往。 翻過所有的記憶,青澀羈絆的歲月,便是如夢的文字。 邂逅在一個溫暖的春天,阿穆爾灣金黃的沙灘,踩出了兩行清晰的腳印,透澈湛藍的海水,掩映著你飄逸的紅裙,舞動的長髮隨著幾隻海鷗上下翻飛,明媚的陽光照耀在你嬌美的面頰,輕柔的海風拂過曼妙的畫卷,陶醉其中,迷了一季的燦爛。 那個花開的時候,牽著手,在漫如荒野的薩哈林島上,放眼望著所有的鮮艷,都在絢麗的綻放,在青草碧藍之間,採擷著一朵一朵的野花,遠遠的望去,人若鮮花,鮮花映人,別樣的風景騷動著別樣的情懷,對視的目光,浸滿了期待如許的感動。 到了秋涼時節,鄂畢河上的遊艇倒映在暮色絢麗的漣漪,一陣清風掠過船頭,憑欄遠眺,你若芙蓉綻開在粼粼的碧波之中,清素雅致,一縷幽香襲來,只覺得這美好的景致有了你的點染,愈加的迷離浪漫,嫵媚著落日的彩霞,嫵媚著一瓣的馨香。 挨到那個淒寒,在哈巴的那個咖啡店,曾想,去莫斯科看列寧山,去巴爾布特大街攬勝,去……你淡淡地莞爾,欲語還休,靜靜地把咖啡斟滿,窗外的落雪淒迷,一汪透徹的秋水,哽咽著愁憐。 還記得,別墅木屋裡的淡雅, 還記得,勘察加冷蝦的香柔, 還記得,西伯利亞大雪凜冽, 還記得,蘇泊湯中辛辣溫暖。 花曾開,那個青澀的季節,在北方,在那個遙遠的遙遠。故事還在繼續著故事,人已經天涯。 又到了落雪的季節,那一片一片晶瑩剔透的雪花,如若素潔芳菲的綻放,串起了生命的流連。 只是沒有告白的轉身,落寞了孑孓,帶走了一生的癡迷。 知道,你走的很遠,知道,你就在身邊,愛的故事嘎然而止,卻只能一遍一遍在講給自己,默默地吟詠著你留下的詩篇。也許,這便是殘缺的美好,也許,定格的一瞬,才是燦爛。誰懂,絮叨的呢喃,愛,成了永遠。 苦苦地尋覓,那一瓣遺落的馨香。 記憶的深處,已被瓜分,剩下的也已經被你填滿。 時間把我丟了,它匆匆而過,我把時間丟了,已找不到繁華的入口。 可是,那一瓣遺落的馨香,卻在心中。 久久地彌留。 文章來源: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|唐棣的部落格--在路上 | 。oΟ 花朵天空.. |朗朗書房的BLOG | 太陽花下 |Good Morning Silicon Valley | 六六的BLOG |石家莊糖尿病醫院的BLOG | 我們的時代 |劉曉慶 |